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坛家具

所有分类

浏览历史

© 2005-2020 这篇也借鲁迅先生的旧题一用以求能够从日常的点滴悟出一些做人的道理某日电话铃响是长春作家杂志的肖大风君打来的。三句寒暄后他说人已由山海关外入京意在获得日下名人文章为刊物求锦上添花之美。京城深如海无力遍访故找我代办事情不复杂让我向张中行先生约稿计两项一是文章二是照片。文章不怕多可以按月连载照片最好有数张可以印在封二。若此捧读作家的人就不只观其文还能睹其形对哪一方都合乎风雅之义。   说到照片我记起曾在张先生那里见过的一些黑白的居多都有味道像他倒背手低头独行的那张,步态悠闲韵致又颇近苦吟七步之诗的曹子建一带砖墙虽然老旧,用来旁衬他很合适似可以显出他那一刻的心境。再说张先生倚故宅旧门而照的那一张像是很随意地坐在漆色已残的木门下的矮槛上神情仿佛沉于旧梦。这小院曾是他早年住过的怀往就容易弹响感情的弦。读他的文章知道张先生惯住平房有个小院植三两棵树是北方人家的枣树,出墙的乱枝上筑个鸟巢常有翅影起落最好。推门开窗得以晨暮相见看旧景忆故人眼前也就能够浮上真切的实境。他虽结庐城里却惦着找个能靠近乡野风情的地方坐享竹篱鸡埘之乐。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